【成人教育转型】如何选?3万在美小留学生:留下与回国都充满挑战


发布时间:2021-05-10 13:30:21 阅读量:879 作者:景尧

留学生开放登记,摸底调查搭乘临时包机意愿成人教育转型。如无意外,小留学生将按照年龄从小到大顺序排序,优先被安排乘机回国。

中国驻美国大使馆面向全美符合条件的

收到消息的时候,Lisa刚刚结束一天的网课。看了一眼申请条件,便关掉了新闻页面。“可能不太符合要求。”

回国还是留在美国?对16岁的Lisa来说,不是一道简单的选择题。

自当地时间2月26日,美国境内出现第一例新冠肺炎确诊患者以来,Lisa几乎每天都要跟在国内的父母讨论去留问题。但伴随着订票、学校停课、航班被取消……Lisa觉得,回家的路越来越难。

美国是中国留学生人数最多的国家。公开数据显示,在美国的留学生有41万人。这其中不乏就读美国中小学的小留学生。据北京大学中国

财政科学研究所与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联合发布的报告,中国在美留学的中小学生数量从2006年的1000人上升到2016年的3.3万人。这一数据还在不断增长。

身处疫情旋涡,在美小留学生们进退维谷。摆在他们面前的是两条路:冒着长途中感染风险辗转回国;亦或留守当地,独自面对学习、生活上的诸多挑战。

“能碰的地方要先消个毒。口罩、手套戴好,最后别摘……”美国时间3月14日,几位小留学生临行前,胡海俊仍不忘再次叮嘱。

几个小时后,这几位小留学生将登上回国的航班:从纽约起飞,在台北中转,最终回到家乡成人教育转型。虽然对各个流程早已驾轻就熟,但严峻的疫情却让他们不能有半点松懈。将近40多个小时的旅途,胡海俊也要跟家长一起“熬着”。直到收到他们的“报平安”短信,悬着的心才算放下。

就职于某教育机构的胡海俊是这些学生的监护人。根据美国政策要求,在美读书的未成年孩子需要有监护人。通常情况下,一些负责代理低龄留学生的教育机构会担任监护人的角色,其实质就是每名学生在美国的家长,关注学生生活、学习各个方面,同时应对任何紧急情况。

突如其来的疫情便是不可预见的紧急情况之一。

2月底,胡海俊所在的新泽西州普林斯顿市,因为两个参加了Biogen高层会议的人员到普林斯顿参加了一个私人聚会,导致聚集性感染。“万一我的孩子们出现了情况、应该怎么样处理?万一生病了,谁去接送学校的孩子,走读学校孩子如何处理?”敏感的胡海俊突然意识到要做出一个预案。

随着疫情在美国蔓延,3月12日开始,胡海俊接到的家长微信、电话开始增多了。有的是孩子突然发烧需要跟学校请假的;有的则是讨论寄宿学校关闭如何安置学生的;还有的家长要求学校停止线下授课改上网课……与此同时,不少家庭开始考虑回国“避险”。

从早上8:00到后半夜,家长们的电话一个一个接进来,有时候一聊就是一两个小时。电话那端,焦虑、无奈、不解……问题却无外乎要不要回国、回国后对学业有何影响、在美国是否安全?胡海俊每天要花10多个小时回复家长的疑问,她索性建了个微信公号,开设了一个新栏目“监护人”日记,每日进行更新。

当地时间3月13日,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。根据约翰·霍普金斯大学网站数据显示,截至美国东部时间13日24时,美国共确诊病例2174例,共有47个州出现确诊病例。

快速增长的数字让国内的家长愈发揪心。

美国厚仁教育创始人陈航曾在3月18日开展了一次面向家长的问卷调查。数据显示,在美留学生有2.33%已经回国;其他学生中,计划6月回国、暑假期间回国和坚守到秋季的,各占三分之一。

“基本上回国的小留学生中,以寄宿学校的居多。”陈航表示,受疫情影响,一些寄宿学校宿舍关闭,这对于没有其他安身之所的学生来说,只能回国。

虽然,这些小留学生可以通过寻找寄宿家庭留守当地。但在短时间内找到合适的寄宿家庭,则十分困难。据陈航介绍,一般而言,寄宿家庭的安置需要一个月。这对疫情之下的未成年留学生来说,并不现实。

记者了解到,目前滞留在美国的小留学生,以走读学校为主,他们此前住在寄宿家庭或有固定居所,是小留学生在海外的家。

寄宿家庭的住家因个人原因出远门,Lisa不得不暂时借住在普莱森顿亲戚家里。虽然环境相对安全,但Lisa还是想回国。“即使要被隔离,要黑白颠倒地上课,我都无所谓。”

可回家的旅途却并不顺利成人教育转型。“一直在等学校的通知,等到最后回国航班越来越少。”Lisa说。

3月22日,准备回国的Lisa收到了学校的邮件。邮件中,学校告知如果坚持要回国,务必于4月9日到达圣何塞进行自我隔离14天,学校将在4月15日通知大家是否正常开学。学校的处理一度引发国际学生的不满,各个年级的学生开始给学校回信,希望能够站在彼此角度考虑问题。

不久后,因为疫情原因,学校再度通知开学被推迟到5月份。学校对学生回国的态度也有所转变——如果你们想要回到自己的国家,并且能够明白自己可能回不来,或因其他因素导致不能按时回校,我们决定让你们走。

但这个邮件对中国学生来说来得太迟。随着疫情的升级,大批航空公司停止了两国间的航班服务。3月26日,中国民航局发布消息,继续调减国际客运航班量。同时在抵离中国的航班上采取严格的防控措施,确保客座率不高于75%。3月29日开始,国内每家航空公司经营至任一国家的航线只能保留1条,且每条航线每周运营班次不得超过1班;外国每家航空公司经营至中国的航线只能保留1条,且每周运营班次不得超过1班。

即便如此,Lisa还是坚持要回。“在美国快四年了,这个时候更想家。回家对我来说是recharge。”

而对于11年级学生杨同学来说,不回国主要是出于学业的考虑。近段时间,杨同学开始着手申请大学。虽然三月、五月的SAT考试相继被取消,杨同学还是在等六月份考试通知。留在美国,意味着能实时获取更一手的信息,以便做出应对。

新泽西州普林斯顿市某私立中学11年级学生迟咏涵也和家人讨论过是否回国。虽然很想尽快回到国内,但考虑到机场客流大,难以保持安全的社交距离,密闭的机舱也可能加剧感染的风险,再加上担心回国后可能无法再返回美国,她还是决定留下。

美国疫情暴发至今,陈航常常会收到来自家长的私信。在他看来,是留在美国还是回国,没有正确或者错误的答案,无论如何保护好自己和家人是最终目的。

疫情并没有让生活“按下”暂停键。

随着美国多所中小学宣布停止线下课程,学习阵地也从校园转移到了网上。对杨同学来说,虽然学校在宣布停课不久后,就紧急组织老师进行网络授课。但突然调整的教学形式和与之而来的课业压力,让他感到网课并不轻松。“作业量基本上是平时正常上学的几倍有余。”本计划利用这段时间,充分备考SAT考试,但学校里的作业基本把白天的时间占满,杨同学只能晚上刷题。

“以前两周完成的章节,基本上我们一周就要上完,作业照旧不变。”杨同学举例,今年有门课是Ap Art History,之前在学校,通常是老师布置六七十页的阅读内容后,学生先进行自学,老师再在课上对相应艺术作品做详细介绍。第一周会有小测试,第二周老师会检查课堂笔记,才算结束这一单元。而改为网课之后,通常是周一上课,周五交作业,这对杨同学来说压力很大。

除了课业压力,更让他揪心的点则是老师的“在线翻车”。“我今年选的课基本上都是一些年长有经验的老师在教。这些老师此前很少接触网课,刚开始上课时,对电子设备并不是特别熟练,导致有时画面或声音出现问题。”杨同学有些无奈,“他们真的非常认真,但也确实不能熟练地使用电子产品。”

3月18日,Lisa所在的学校开始网络授课。她发现,原先80分钟的课程,缩短到半个小时到1个小时。“虽然上课的内容与往常没有太大的变化,但是却少了很多互动。”因为不能及时与老师沟通反馈,她需要在课后花时间消化学习。“每天从睁眼到闭眼,基本上都在学习。”

此外,受疫情影响,考核方式也与此前有所不同。“比如,科学课将测试的形式改为了简答题,历史课的考查变成了写论文,这些都更难了。”迟咏涵说道。

除了教学形式、考核方式的变化带来的学习压力,挑战也来自于与寄宿家庭的相处。文化差异、处事逻辑、生活习惯上的不同都是需要克服和解决的。

“出门不戴口罩就很吓人。他们认为,只要两个人间隔两米以上就一定不会感染。”美国当地口罩紧缺,张禹(化名)会将家人从国内寄来的口罩分给他们,但住家也并没有戴。

口罩问题,一直是焦点。在实际操作层面,与中国人普遍戴口罩不同,疫情发展初期,美国人对口罩采取了相对抗拒的态度。“比起戴口罩,他们洗手洗的很勤。货架上,洗手液也是最先售罄。”胡海俊说道。

关于戴不戴口罩的问题,胡海俊写了很长的文章,但思索再三还是删掉了。“中国家长非常担心这事,万一学生感染上,我付不起这个责任。有一点可以肯定,西方人不戴口罩绝不是因为自由与傲慢。在我们的大学申请中也常常提醒学生,在一些问题上,中西方存在差异。”

疫情之下的中国小留学家庭,焦虑是最主要的情绪关键词。焦虑一方面来源于,身处异乡孩子确实面临实际困难,一方面,也来自于信息的不对称。

3月初至今,刘女士加了几十个微信群。有美国疫情更新群、国内家长群、孩子所在城市的老乡群、甚至是包机群。因为不懂

,又不想过多打扰在国外的女儿,微信群成为了刘女士获取信息的主要渠道。平日里,看到相关信息,她也会顺手转到群里。

看的内容多了,不免会产生焦虑。有时看到标题触目惊心,点开一看不过虚惊一场;有的报道说学生处境困难,核实下来发现有夸大的成分。网页上的一字一句都在不断牵动着刘女士的神经。

像刘女士一样的家庭不在少数。“中国家长的焦虑在一定程度上被放大了,比孩子感觉要更紧张。”陈航说。实际上,求医救治不难、租房不难、吃喝外卖不难、出行不难……意识到这一问题的严峻性,陈航不止一次地通过微信公众号、微信群等,试图还原在美真实的学习生活状态,帮助家长放平心态。

此前国内疫情暴发,华人已经演练过了。对待美国的疫情,也会相对更谨慎。胡海俊认为,应对疫情不光是科学,还需要政府与民族的交流,人与人之间的交流。

“这场疫情给我最大的感受是,信息病毒对人造成的伤害可能会超过病毒本身。”胡海俊说道。2月底,在她的建议下,几位有志于未来深耕公共健康、生物相关领域的高中生担任志愿者,将美国疾控中心公开电话会议或是对公众的发言翻译成中文。

2月26日,迟咏涵翻译的第一篇文字《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于2020年2月26日关于COVID-19任务简报会上的开幕词》在微信公号发表。迟咏涵希望,通过此方式,让国内家长更直接了解美国的情况,也让家人可以安心。

文章也获得了妈妈的点赞转发支持。“差不多两天或一天翻译一篇。这段经历让我更为深刻的体会到公共卫生的重要性,美国对于突发性情况的处理,也让我明白我的绵薄之力或许可以对他人有一定帮助。”迟咏涵说。

疫情对这些未成年人的学习、生活带来挑战的同时,也带来了成长契机。14岁的张禹坚持用vlog(video blog,视频日志)记录留守在美国的学习生活。这场疫情反而让她的生活慢下来了一点,有时间去做以前做不了的事情。“我会在早上起床后写一个今天的to do list,这样一天就会特别充实。”

“一个人面对困难时的态度和心境,就是他对生活的态度和心境。” 张禹说。

焦虑过后,生活正在有序回归。

留学生 回国 美国

上一篇: 广东东莞公开招聘406名公办教师

下一篇: 陕西25日12时公布高考成绩 高考志愿填报同时启动


来自惠州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1-05-10
这是深藏于心底无法示人的温暖,而我,喜欢着这份疼痛的温柔,因为,有着幸福和快乐,真真切切,下了眉头,却上心头…… 回复
来自盖州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1-05-10
这是深藏于心底无法示人的温暖,而我,喜欢着这份疼痛的温柔,因为,有着幸福和快乐,真真切切,下了眉头,却上心头…… 回复

  • 来自桦甸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1-05-10
    登山不在于爬得多高,走得多远,更多的意义就在于,不闷在家里,走出去,吹吹风,山不来我去。 回复

  • 来自广安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1-05-10
    悄悄是别离的笙萧,沉默是今晚的康桥。 回复

来自铜陵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1-05-09
爱我的人,会爱上我的缺点;不爱我的人,无法理解我的美。 回复
来自延安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1-05-09
我只希望我所爱的女人,平凡而孱弱,不必事事自己挡在前头,任何事情发生,都可以有人替她遮挡风雨,尽力照顾她,疼爱她。我只希望你可以从容幸福,安宁地过完下半生。我只是要你幸福。 回复

  • 来自安陆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1-05-09
    真想就这样对喜欢的人好,不多想,不求结果,没有目的,不问往后。就这样,顺着时间的脉络,日复一日的温柔下去。 回复

  • 来自双鸭山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1-05-09
    你瘦,美,有钱,脑子也好,有独立的人格和照顾自己的能力。你不会败给这个社会,所以也请一定不要败给自我否定。 回复

  • 来自成都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1-05-08
    假如有一天你想哭,打个电话给我,即便我无法逗你笑,却能陪你一起哭。 回复

  • 来自铜陵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1-05-08
    不要对我说:苦难净化心灵,悲剧使人崇高。默默之中,苦难磨钝了多少敏感的心灵,悲剧毁灭了多少失意的英雄。何必用舞台上的绘声绘色,来掩盖生活中的无声无息! 回复

随机资讯 高校退住宿费也是一堂“法治课” 双语:日本游乐园协会发布疫情新规,不 双语 | 研究:欧洲的封锁措施已拯救 外交部安排部分在美留学人员搭乘临时航 重磅!无论你是否爱吃 螺蛳粉已火到成 2019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共接收 武汉大学:6月8日起毕业生可分批次返 北京校园新规7条:上课全程戴口罩,校 请考1分的同学给0分同桌传授经验 网 西南交大回应"陈玉钰事件":父母为学 初中女生射箭“百步穿杨” 20米外6 专家:教育探索不能“狗熊掰棒子” 东南大学少年班“锁定”一名13岁女生 北京市属高校拟在远郊区县“定招” 小学女生为摆阔偷父母2000元约同学 河南师生课堂肢体冲突的涉事教师已被停 上海:“满分作文”和“平均分”都属不 仝卓父亲单位介入调查:儿坑爹背后有没 评专升本院校转型:“转向”是理性“回 湖北大学生姐姐救弟:我只想守护我的家 成都列五中学建校110周年 毕业60 幼儿园教室不够用 百余孩子在施工中的 15岁少年被“心理辅导老师”疏导后跳 重庆出高考甲流应急预案 有疑似病人启 安徽高考报名:有多少复习时间要浪费在 中学生发明“百宝箱” 可保障3人废墟 专家:“读不懂”不应成鲁迅作品淡出教 取消中考,看上去很美 权力下放,老师 江西:特岗教师报名已结束 14323 福建:一次性就业率不足50%的专业将
热门专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