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悦湖山房产】“益阳新土改”观察:四年都改了啥


发布时间:2020-12-04 10:26:41 阅读量:77873 作者:颉钊

一针见血的“确权”悦湖山房产

要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。

要加快构建新型农业经营体系,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,推进城乡要素平等交换和公共资源均衡配置,完善城镇化健康发展体制机制。——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

2009年,李平国亲自耕种了家里的四亩地,忙乎了一年,到年底结算亏损了1000多元。

2012年,他的四亩地全部流转到蔬菜基地,自己也在基地成了“上班族”,一年下来,他纯赚了3万多元。

2013年11月6日,他掰着手指头和记者计算时脸上满是笑容,“今年有望收入4万多块。”

李平国家大变样的四年,恰是益阳“土改”的四年,这场直指“农民土地产权”的改革,通过赋予农民长久不变的土地使用权和承包经营权,到如今已经流转了168.7万亩土地,惠及5.7万户如李平国一样的农民,与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“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”的方向不谋而合。

对此,省委书记徐守盛曾两度批示,对“益阳土改”给予肯定,并“希望所有市州、县(市)区都能搞1-2个试验示范乡镇或村。”

鱼米之乡的迷茫

“洞庭鱼米香,鱼米数益阳。”在52岁的李平国心目中,一度对这片土地充满了自豪。他告诉记者,长江中下游平原南岸湘北洞庭湖区域,自古是江南富饶的“鱼米之乡”,“湖广熟,天下足”的谚语里说的就是益阳为主的湖南粮仓盛景。

然而这片丰收之地,在本世纪初逐渐荒凉。益阳市的调查发现,农村青壮劳动力外出务工,造成土地大量抛荒。到2008年,益阳的耕地抛荒率达40%,每村至少有30%人户分离。

这令益阳市委政研室副调研员符立贤忧心忡忡,“种田不赚钱,农民都去打工了”,他翻着一叠叠数据,皱紧了眉头:2006年,益阳市城乡居民的收入差距为5802元,到2012年,这一数据上升至10813元,收入差距在五年内拉开了近一倍。

草尾镇的农民李平国深切体味到了这种转变中的甜和苦。2008年前,他在家种了4亩地,到晚稻收割时,每年要欠下农技站1000多元;由于孩子要上学只得在每年冬天外出打工,外出打工两个月就能赚足在家种田一整年的收入。但是除了体力活,他并没有其它技能。

“种田不赚钱,城市去不了,我还能去哪?”在李平国陷入迷茫的同时,益阳的决策者们也在思考“农民都出去了,益阳该怎么办?”

穷则思变的“土改”

作为益阳“土改”过程中全程参与的一员,符立贤直指,这场改革实际上是“穷则思变”——必须开掘一个“人钱回流”的洼地,而益阳最大的资源就是土地,沃野千里的长江中下游平原,这片曾以丰收为名而又逐步抛荒的土地。

2010年,“土地信托流转”在李平国所在的益阳草尾镇试点,政府搭台设立了土地信托机构,农民将土地承包经营权委托出去,农业企业或大户再从信托公司手中连片租赁从事农业开发。

“政府牵头成立的公司,应该不会跑路。”抱着试试看的心理,也是因为“自己种还会亏”,李平国将自己的土地流转了出去。

很快,他尝到了甜头:土地流转出去后成为蔬菜基地,他每年能拿到500斤粮食/亩折价的租金,还顺利成为了蔬菜基地的工人。“1个月工资是1800元,还可以住在家里,比在深圳、广东打工强多了。”他美滋滋地告诉记者,其实像他52岁这个年纪,到外地打工“估计也没人要”,现在有了这个“好路子”,完全知足了。

随着草尾镇的试点成功,2011年土地流转在益阳的7个县市区12个乡镇试点,2012年扩展到26个乡镇。

“这是土地承包经营权有效嫁接。”在谈起益阳“土改”时,符立贤谨慎地说,实质是“一场农村产权制度的创新”。

1978年以来,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使承包经营权和所有权分离,土地归集体所有,农民享有承包经营权。

这种制度一度激发了农民的积极性,但随着时代步伐,分散承包经营的弊病渐渐显露,2000年前后,政府采用了收取代耕费,干部分片到户的方法,依旧没有起色。

与此同时,民间自发的土地流转出现,但因为缺乏权属的法律保障,政府引导和监督也缺位,使得民间土地流转模式往往问题不断,在没有有效发展的情况下反而在一定程度上伤害了生产力。

符立贤所言的创新,就此应运而生:

先“确权”——虽然《农村土地承包法》肯定了农民对土地的承包经营权和使用权,但这两种权益一直缺乏凭证,于是益阳为农民颁发了《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》、《农村集体土地所有权证》、《农村集体土地使用权证》和《房屋所有权证》及土地的鱼鳞图悦湖山房产。

《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》确定农民享有长久不变的土地承包经营权;《房屋所有权证》使农民拥有了像城市居民一样的房屋所有权;而《农村集体土地所有权证》和《农村集体土地使用权证》则把长久不变的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界定给明确的村、组集体。

2012年6月26日,沅江市草尾镇四民村村民成为首先“领证”按手印的一批人。

确权后,新增人口不再分地,减少的人口也不再收回,相互之间可转卖,农民房屋的所有权和耕地的承包权被长久确定。

“草尾模式”全面铺开

确权,使流转成为可能。

信托流转再一次将使用权从承包经营权里分离出来,达到了所有权、使用权和承包权的三权分离悦湖山房产。“这是一个土地产权逐步明晰和固定的过程。”符立贤说,土地所有权归集体,农民享有承包权,使用权则实际归农业公司。

益阳以镇政府为单位,由镇政府出资成立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信托有限公司,主要与农业经营公司或大户协商土地流转和租赁。

随着土地渐渐在政府信托公司的“手里”集聚,资本的眼球也开始渐渐瞄了上来。

2010年,在外做房地产生意的李卫兵听说了益阳的土地流转,随即拉上了朋友陈建华来到草尾镇。一个星期后,他们就与草尾镇农村土地托管投资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信托公司)签了租赁合同,租赁了1536亩土地,以500斤稻谷/亩的市值计算,并另外支付给信托公司10元/亩的服务费,建起了蔬菜基地。

至2012年底,益阳市土地信托流转168.7万亩,其中规模在500亩以上的157户,1000亩以上的74户,5000亩以上的8户,全市5.7万户将承包土地信托出去的农户,没有一户退出信托合同,没有一户扯麻纱上访。

与此同时,这片曾抛荒的土地在2011年和2012年两年间,就吸引了工商资本7.8亿元,整合涉农项目资金10.1亿元,发放支农贷款23.6亿元,稻田套养龙虾、花卉苗木培育基地、立体农业开发等项目都在益阳农村渐次出现。

领导批示

省委书记两度批示

肯定“草尾模式”

2012年5月12日,时任省长、现任省委书记徐守盛批示:“‘草尾模式’既是农村经济发展的规律,也是农业现代化的必经之路。”

当年7月30日,徐守盛在审阅省委政研室《益阳市创新土地信托流转机制调查》后再度批示“希望所有市州、县(市)区都能搞1-2个试验示范乡镇或村。”

城乡 益阳 用地

上一篇: 北京楼市调控启示录:目标不动摇 政策不放松

下一篇: 济南节后排队申请公租房


来自讷河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2-04
表面上看着如此光鲜,其实内心已经碎掉了。凡是能打动你的东西,它一定伤害得你也很深。比如爱情。 回复
来自六盘水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2-04
表面上看着如此光鲜,其实内心已经碎掉了。凡是能打动你的东西,它一定伤害得你也很深。比如爱情。 回复

  • 来自赤水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2-04
    人生遇到的每个人,出场顺序真的很重要,很多人如果换一个时间认识,就会有不同的结局。有些爱,只能止于唇齿,掩于岁月。 回复

  • 来自舒兰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2-04
    一生中,你要找一双——至少要找到一双能够倾听你的耳朵。只要你一开口,他就能懂得你。这或许就是一个人的幸福。 回复

来自焦作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2-03
不必仰望别人,自己也是风景。 回复
来自什邡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2-03
如果有来生, 要做一棵树, 站成永恒, 没有悲欢的姿势。 一半在土里安详, 一半在风里飞扬, 一半洒落阴凉, 一半沐浴阳光, 非常沉默非常骄傲, 从不依靠,从不寻找。 回复

  • 来自滁州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2-03
    没有过不去的坎,让自己跨越的姿势美一点。人生中,会发生什么都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如何去应对它。世上没人能赎回过去,珍惜你的眼前,别等失去再追悔回不去的曾经。 回复

  • 来自义马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2-03
    时光的残忍正在于,她只能带你走向未来,却不能带你回到过去。 回复

  • 来自长乐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2-02
    我亦未尝不私自难受,但实因爱你过深,不惜处处顺你从着你,也怪我自己意志不强,不能在不良环境中挣出独立精神来。 回复

  • 来自永州的网友说:评论时间:2020-12-02
    我什么时候才能像你一样,转身就爱别人。 回复

热门专题